• <strike id="65ey4"><dl id="65ey4"></dl></strike>

    《中國電力報》頭版頭條:能源互聯網建設呼喚頂層設計和布局

    閱讀量:3309 時間:2020-06-05


    15897626411010344DD9.jpg

    能源互聯網建設呼喚頂層設計和布局

    對話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武愛斌

    無論是為大唐集團研發的“以績效管理為核心的人力資源管理系統”當選國務院“國資委中央企業信息化示范工程”,還是為國家電投集團研發的“生產過程控制管理系統”獲“國家級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示范企業”殊榮,還是為中核集團中國原子能研究院提供的堆群管理整體解決方案開創核電系統首次使用本土安全生產管理軟件的先河,還是助力江蘇國信集團智慧能源平臺與ERP系統無縫集成的“進口替代”新模式,從中央發電集團到地方發電集團,他們是出色的,也是國內最早的電力信息化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

    無論是早期與華電集團在“統一電廠標識系統”(KKS)應用領域的全面合作,還是華能集團的我國首個百萬機組電廠華能玉環電廠的設備健康預警與診斷系統,還是國家能源集團最新一批建設投產的國電寧東電廠基于三維虛擬電廠和數字化移交的智慧電廠,還是國家電投上海電力城市綜合智慧能源云平臺,從數字化到智能化、智慧化,他們深耕我國發電行業20年,有著涵蓋發電形態從投資、建設、運營到檢修和維護貫穿全生命周期的透徹理解,在發電行業首創搭建了一套成熟而行之有效的“投建營管控一體化”信息平臺。

    這就是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這是一家被譽為“能運營電廠的軟件公司”。發軔于軟件、自動化系統,致力于營建工業領域產業經濟生態圈。20年的積淀形成涵蓋集團管控、智慧電廠建設、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三合一的獨特能力,已成為國產工業軟件進口替代的頭部企業,也是國家一帶一路數字化建設的龍頭單位,并逐漸發展為全球領先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提供商和工業大數據運營商。

    讓我們對話朗坤掌門人武愛斌,探索他的能源互聯網思維版圖。

    01.從自建自用到共建共享

    中國電力報:“互聯網+”智慧能源(以下簡稱能源互聯網)是一種能源產業發展新形態,相關技術、模式及業態均處于探索發展階段。結合朗坤在能源行業的具體實踐,談談您對能源互聯網建設的認識?

    武愛斌:不能每個發電集團都建能源互聯網,各發電集團應該是共享一個能源互聯網平臺,逐步實現信息系統從“自建自用”到“共建共享”的模式轉變,形成開放合作的互聯網生態環境。通過加強能源互聯網信息基礎設施共建共享,建立貫穿能源全產業鏈的信息公共服務網絡和數據庫,以實現上下游企業能源信息對接、共享共用和交易服務。

    共建能源互聯網應該由國家層面統一領導,統一設計,統一布局,各個發電集團分工協作,之后再來一起共享知識成果,共享知識產權,共享信息。能源互聯網應該是一個共建共享共用的模式,而不是自建自享自營的模式。所以,能源互聯網建設一定要在互聯網互聯互通,要打破各發電集團的壁壘,打破政府主管部門和各發電集團的壁壘,打破制造商之間的壁壘,打破用戶和第三方機構的壁壘。如果各個集團都自建平臺,都想“吃全魚”,就很難實現互聯互通。所以,能源互聯網建設要謹防重復投資,要謹防“斷頭路”和“信息煙囪”建設,要謹防自建自用,不然就會造成很大的浪費。

    能源互聯網的建設者不一定是能源互聯網的所有者,主導權應該在政府,建設者應該是各個單位,但是各個單位應該在政府的統一領導下,按照標準、按照規律來建,這樣才更加有序。

    我的建議是:能源互聯網建設要有一個統一的平臺,各大發電集團可以在這個平臺上按照發電類型做業務形態試點;平臺不建議重復開發,有已經成熟的可以直接用,比如朗坤的平臺。發電集團下屬的信息化公司在平臺上做二次化開發,做后期的運維。平臺投運后,大量的數據將會產生,政府部門、設計院、金融機構、保險機構、審計機構和第三方檢修公司都能各取所需。

    另外,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大力推進,越來越多的能源央企在海外投資建廠,分布在各國家各地區的發電企業也需要這個統一的平臺進行管理,以實現“人”“機”“料”“法”“環”的全要素協同。

    中國電力報:能源互聯網是推動我國能源革命的重要戰略支撐。您認為應該如何適應能源互聯網“三分技術、七分改革”的發展要求?

    武愛斌:技術是為管理服務的,管理是為戰略服務的,如果不知道服務的目的和對象是誰,信息技術就失去了它的價值,因為它只是一個工具。所以我們在建能源互聯網的時候,應該清楚,要適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柔性管理要求,適應未來各發電集團重組整合的改革趨勢,適應區域管理和企業自治的發展變化,適應發電企業產業鏈重組整合的一體化變革方向。不能在每一次改革以后,信息化就處于癱瘓的狀態。能適應這種變革,才是個好的能源互聯網。另外,就是要通過能源互聯網實現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持續追責,終身追責,做到能一查到底,能夠追溯到生產期、基建期。

    02.國產化替代為“保能源安全”賦能

    中國電力報:國家強調要緊緊牽住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這個‘牛鼻子’,抓緊突破網絡發展的前沿技術和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進國產自主可控替代計劃,構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術體系。在您看來,“國產自主可控替代”的意義有哪些?

    武愛斌:能源領域事關國家安全、事關國家經濟命脈。在能源行業面臨常規安全生產挑戰的同時,網絡信息安全風險也日益增大,多國網絡安全事件給我們敲響了警鐘。隨著工業技術的發展,工業軟件逐漸成為我國工業發展的最大瓶頸。大企業尤其是發電企業,需要自主可控的國產軟件,以保障國家能源大數據的安全可控,為“保能源安全”賦能,全力落實“能源安全新戰略”。

    國外的軟件,一個是信息安全的問題,第二個是運維成本、升級成本的問題,第三個是不好用。不好用并不是人家不好,而是人家的車和咱們的路不匹配。國外是扁平化的管理,中國是職能化管理,國外的軟件跟中國企業管理的實際不是完全匹配,容易產生信息孤島。孤島就好比我們出門去一個地方,需要不停地改變交通工具才能到達,而朗坤就有一條現成可以直達的途徑。我們幫助發電行業建信息高速公路,不僅成本低,而且見效快。中國能源企業的數據也不會被國外控制,神經中樞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

    中國電力報:國家一直鼓勵、支持能源科學技術的研究、開發和推廣應用,促進能源科學技術的自主創新和產業化。對于“國產自主可控替代”,朗坤有哪些具體實踐?

    武愛斌:從創業伊始,朗坤始終堅持走自主創新之路,專注于國產信息化產品的研發,始終不忘振興國產軟件的初心和使命。找準國外軟件巨頭產品的缺陷和不足,從電力行業信息系統入手,最終成長為國內首家提供覆蓋集團級全流程全周期業務、一體化管控業務的管理軟件廠商和中國核電領域唯一的本土軟件供應商和進口替代商,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LiEMS(Luculent intelligent Enterprise Management System朗坤智能企業管理信息系統)平臺,典型案例覆蓋燃煤發電、燃氣發電、水電、核電、風電、光伏、垃圾發電、生物質發電等所有發電類型。目前,我們已經與超過1000家發電企業建立良好合作關系,也是中國電力一帶一路項目最大的信息化產品提供商。我們還以智能管理的顯著成績獲得“全國電力行業設備管理創新成果一等獎”。

    中國電力報:朗坤的獨特優勢有哪些?

    武愛斌:朗坤在電力信息化行業的核心優勢,總結起來就是對行業全業務體系的深刻理解:我們懂業務流程,懂集團到電廠的管理,也懂發電工藝。

    我國發電領域的國產化首先推的是主機國產化,后來是輔機國產化,再后來控制系統國產化,下一步就是工業軟件國產化。朗坤不僅僅是研發這類管理軟件,我們還提供研發這些管理軟件的平臺,也就是“底盤”的能力。朗坤是用互聯網思維,結合物聯網、大數據技術手段,融入行業最新管理思想,傾力打造的面向集團、分子公司、電站的新一代智能企業管理系統,可有效提升集團型企業的管控效率和效益。

    由于我們的系統能夠成功地幫助客戶做設備安全預測預警,所以朗坤在業界有工廠扁鵲的美譽。今年4月12日,《互聯網周刊》發布“2019年度人工智能案例TOP100榜單”,山東臨礦集團和朗坤合作的“智能化設備管理及監測診斷平臺”作為煤礦行業唯一案例實力入選,被專家點評“神工鬼力”。

    03.期待成為能源互聯網技術創新平臺

    中國電力報:您如何看待推動能源與信息通信基礎設施深度融合?

    武愛斌:互聯網理念、先進信息技術與能源產業深度融合,正在推動能源互聯網新技術、新模式和新業態的興起。未來企業重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應該僅僅是發電集團之間的,而應該包括數字化、互聯網這類企業跟各發電集團進行的重組、混改。這種混改因為其產業生態的關聯性是最有生命力的,可以去整合數字化公司的生態,去整合能源產業的生態,然后逐步發展壯大,這應該是一個方向。朗坤在推進混改中走在民營高科技企業前列,先后與中建材集團、國家電投集團等知名央企成立了混改公司。今年4月15日,由朗坤與國家電投集團河南電力有限公司共同組建的河南中能智慧大數據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新公司作為國家電投火電遠程診斷中心支撐單位,致力于開展工業大數據處理及運營、設備遠程監控與診斷、電力技術服務等。

    朗坤通過與央企的混改聯營,實現了IT(信息技術)、OT(運營技術)與MT(檢修技術)的深度融合,極大的發揮了平臺的價值。所以,某種意義上講,朗坤扮演的是能源央企平臺研發中心的角色。

    中國電力報:國家倡導加強能源互聯網技術創新平臺建設,您有哪些思考?

    武愛斌:近幾年,能源企業在智能信息平臺建設方面紛紛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較為分散,行業層面還沒有形成統一的綜合性平臺。

    能源互聯網建設應該打破各發電集團在物理空間和信息空間的局限,按照水電、火電、風電、核電、光伏等能源屬性進行梳理,從產業鏈供應鏈的角度考慮能源的高質量發展,研究建立能源互聯網標準體系,優先制定能源互聯網的通用標準和中國制造2025等相協調的公用標準和重要技術標準。另外,電力行業設備編碼的統一非常重要,這是能源互聯網建設的基礎和先決條件。

    能源互聯網建設,重在運營,建議采用bot(建設-運營-移交)模式,通過漸進式的騰籠換鳥,既保護了原有IT投資,又避免了建設內容越多,投入越多,孤島越多的窘境。在做好頂層設計、系統規劃的基礎上,通過一次投資,分期付款,既能降低當期投入壓力,又能為使用單位培養人才,在系統運營穩定后移交的建設模式,是建設方和使用方所能達成的一個新的動態平衡辦法。能源互聯網建設就是要千方百計打通企業“六鏈”(即產業鏈、供應鏈、信息鏈、資金鏈、創新鏈、生態鏈),全力推進中央提出的“六穩”“六?!蹦繕?。

    基于此,我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應該引導各發電集團和存量的成熟的國產化的數字化企業組建產業聯合體,由央企控股,發展先進信息技術,不斷把能源互聯網創新技術落地,這對促進國產自主可控替代也具有重大意義。國家能源主管部門要求加強能源互聯網技術創新平臺建設,倡導組建國家能源互聯網技術創新中心、重點實驗室,朗坤期待將我們成熟的跨行業跨領域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創新技術,全面投入到國家能源互聯網建設中來。

    未來,能源互聯網一定是國家級的平臺,支撐產業重組,支持管理變革,輔佐領導決策,為各能源生產企業、制造企業、第三方服務企業全面賦能,最終發展成為國家能源智庫大平臺。


    上一篇:中國設備工程:朗坤“蘇暢”:唱響工業互聯網好聲音 下一篇:《城市面孔》專訪—武愛斌:我待世界以坦蕩
    H高潮娇喘抽搐喷水视频在线观看_69XXXX欧美最猛性喷白浆_性中国少妇熟妇50XXXX农村_狠狠色婷婷久久一区二区三区免费_第1页